魔法少女杰西卡

用来文笔复健的小号
挖坑不嫌多
填坑?不存在的。

叶修,叶修…忍住)噗!…(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叶不羞噗…哈哈生日快乐

我没疯…噗哈哈哈…真的哈哈哈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恍如初识(00)

藤原泽樱已经连续几天做同一个梦了,忘记了梦里的故事,但就是知道是同一个。或许是因为醒来同样的心悸。

“嗯?又是同一个梦吗…”
“阿织!快帮我把柜子上的药拿来。”
“是,父亲大人。”
根据模糊的记忆在柜子上摸索着,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盒子上有一张模糊的药单,结尾模糊的写着……啊,看不清。
“快点拿来。”
“来了!”
把东西递给父亲,听着他和记忆中一样低声抱怨:“还是一样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啊…”
(父亲说的是谁?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藤原先生,药找到了吗?我要出发喽,没找得可不怪我哟~”清亮的少年音插了进来。
(好熟悉,好熟悉。这个声音是!)
“………宗次郎…”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找到了!你记得要按时吃,别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嘿~都听您的。”
(呀!还是这样,看表情就知道他又没放心上…)
“诶,这是藤原先生的女儿吗?我记得没错的话,是刚从大阪回来对吧?”
“嗯,阿织。这位是冲田先生。”
“哎呀,叫我冲田就好了。我与你年岁应差不多。”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在下藤原泽樱。……冲田。”
少年的模样被柜台昏黄的烛火照出几分温润。我感到几分拉力,眼前的人影开始模糊。拼着最后几分意识,不顾礼仪的冲上前保住眼前的人,或许是因为对父亲的信任让他卸下了几分警惕,让我抱了个满怀。
药苦涩的气味扑鼻而来,其中又带着几分细微的甜腻。呀,又偷吃了。明明说了那么多次不能再吃糖了。
手中温热的手感和记忆中的冰凉冲撞着,我趁着最后一分意识说出了记忆中一直没有说出去的那句话。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宗次郎呐……”
“!”
“!”
为什么不说让他别去?呀,如果他真的能听进去就不是宗次郎了啊。虽然和记忆里情节不同,但宗次郎就是宗次郎啊。
眼前失去画面。
“嗯?又是那个梦吗?”我摸着心口感受着奇异的跳动。拼命回忆却只能想起一个药和金平糖的独特拥抱和月色烛火下一位少年模糊得脸。嗯?我怎么知道那是金平糖?
“呐呐,宗次郎你可真是让我变得奇怪呢…”
………宗次郎是谁?

肝了一下午,全是hsb。也不多,就几屋子吧。
长腿部你说吧,你贿赂了刀匠什么。

………为什么巴形限锻我出了一屋子hsb………

啊!长谷部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趁你不在偷偷锻刀了!

巴形限锻啊……(捂住头发)

相信自己还能肝吧!

悄咪咪皮一下

我就悄咪咪问一句,是官方确定极化的是陆奥守了吗,我没上微博然后只看见了一张图…
很好,如果官方只是放个图最后不是陆奥守……

皮一下我很开心

【刀剑乙女】君仍在我身边否(00)

我是江上奈奈生,一名刚背着我家小天使们悄咪咪从现世采购回来的婶婶。
没错,我半夜悄悄溜去现世的事没有告诉任何刀…我总觉得我回去可能会死,所以我在用一种极其猥琐的姿势写着检讨书。
在时空隧道里我觉得时间有点久却也没深究,却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造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后来有无数次回忆起此刻,都只能叹造化弄人…

没错这个婶婶在搞事的第一章还没开始码,番外已经有了。其实我连结局都想好了你信吗…(滑稽)